新年伊始,人们无聊得只能duang来duang去和猜裙子颜色,当娱乐成为生活中的一种常态,人们渴望一种可以让人深度思考的事件来唤醒人们对于这个社会那不多的责任感。《穹顶之下》就在这个时候引爆了互联网。仅上线一天,点击便破亿,这种"现场级"的纪录片用103分钟敲醒了国民对雾霾那日益的麻木感。本期《游点意思》就让我们一起来讨论一下游戏圈的"穹顶之下"。

  1. 雾霾报道引爆互联网,环境问题关乎每个人



这根本就不是私人恩怨。没有理由让一个人孤军而战

2015年2月28日,从央视辞职的记者柴静推出了她自费拍摄的雾霾深度调查《穹顶之下》。不到一天时间,传遍全网,成为朋友圈中热谈的话题。让原本对雾霾习以为常的人们再次受到警醒,环境保护再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区别于其他热词,环保问题牵动着每个生存在这个世界上的人心,一时间,社会学、人类学、环境学、新闻学、娱乐八卦学的各种针对这条视频的解析从四面八方袭来。再多的诡辩和质疑都无法阻止人们对于生存环境的思考,这是我们在面对隐藏危险下的本能思考,即便更多的是无奈之后的无力感。当面对雾霾,我们本能的带上口罩,用沉默来承受着本不应该承受的一切。用一个母亲的身份和一贯平静理性的语气,一句一字,唤醒沉睡内心,震耳发聩。  

《穹顶之下》还在继续发酵,因为那披上灰色背景的湛蓝是关乎每个人的生存,因为这根本就不是柴静的私人恩怨。我们无理由让一个人孤军而战。在接下来等待雾霾的必然侵袭的过程中,我们应该学会保护自己,或者,真正为环保做出一点贡献,即便再小。居安思危亦如是,亡羊补牢犹未晚。

【详细】

 

  1. 还原最本质思考,我们面对的游戏环境是什么?

柴静在演讲中深刻分析了现实中的雾霾的组成,为何出现,如何治理等等,然而这一刻我想到的并非是这些尚可看见,足以引起重视的问题。

因为环境不仅包括大气、水、土壤、植物、动物等等这些自然因素,还包括众多类似观念、制度、市场、行业行为准则等这样的社会因素。

我们将失去对游戏的甄别能力,而最后只能被厂商牵着走

当我们面对充满雾霾的自然环境同时,每个身处游戏圈的游戏人和游戏玩家们是否也意识到,在国内当下游戏环境中,也正上演着一场《穹顶之下》呢?

据《GPC IDC and CNG 2014》提供的数据:

2014年中国游戏市场用户数量约达到5.17亿人,比2013年增长了4.6%。

2014年,中国游戏市场(包括网络游戏市场、移动游戏市场、单机游戏市场等) 实际销售收入达到1144.8亿元人民币,比2013年增长了37.7%。

端游虽然在逐年下滑,但是依然占市场半壁江山,网页游戏和移动游戏的崛起完成游戏重度化向轻度化转变,上海自贸区向外资开放游戏机市场,主机游戏春天即将到来,电子竞技走出低潮,社会各界为其正名……这一切似乎都在表明国内游戏市场如重生的朝阳,正奋力的向这个世界洒下美好。

光明依在,光线却不足以穿透雾霾。在游戏市场高速发展的背后,暴露出来市场乱象却不得不让每一个人警惕。

首先是游戏的同质化现象严重。我们经常说游戏创新能力低下、厂商看重短期盈利,厂商的营销手段让人生厌,其实说到底诱发这些问题的最根本原因就是游戏的同质化。

无论是端游、页游、手游在2015年都将面临同样的问题,当游戏类型同质化之后,游戏内容该如何创新?

从互联网在中国的爆发,互联网游戏的兴起到如今,中国游戏已经走过十年。而十年之后,主流的网络游戏依然是以RPG为主,大致可分为:《仙剑》系列模式;《传奇》模式、以《诛仙》为代表的3D模式以及《梦幻西游》系列模式。在MMORPG类型游戏中,无论是2D还是3D,几乎都是沿用最早的打怪升级元素,毫无创新可言。【详细】

玩家即资源,谁在浪费?谁又来买单?

在《穹顶之下》中,柴静说:“这意味着将在用光所有的资源之前,我们就用光所有的环境容量。”

同样的,大量的玩家资源在不断被消耗,游戏厂商捞一笔就走的短视行为,最终会让玩家彻底失去信任,看到这样游戏的logo就好像吃了一个苍蝇一样。

中小游戏企业将进入前途未卜的困难时期

或许有人认为我说的不对,根据中《2014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2014年中国游戏市场用户数量约达到5.17亿人,比2013年增长了4.6%。移动游戏用户约达3.58亿人,比2013年增长了15.1%。

大量的用户还在涌入市场,怎么能说在浪费和消耗资源呢?

随着游戏设备的多元化和市场的开放度,大量的互联网和移动设备用户都有变成游戏用户的可能。但这些只能说明游戏行业在用户资源的开发上面得到了相当丰硕的成果。这是游戏时代发展的必然优势。

但是从游戏用户的行为特征来看,国内PC玩家网游游龄在3年以上的老用户占到50.6%,而半年及以内的新增用户为7.3%,明显呈现出增长放缓的趋势。移动游戏用户在2014年呈现爆发式增长,但是在2014年下半年,市场就进入洗牌期,大量的优质IP被大厂商洗劫,所谓泛娱乐化也只是留给那些实力雄厚的游戏公司。生命周期短、渠道成本高、产品同质化严重制约了手机游戏的发展。

玩家已经厌倦了大胸妹子营销,充值寄送的坑爹小便宜。游戏厂商已经消费掉太多,市场的举步维艰让玩家无法接受除“现象级”之外的游戏产品。2015年中小游戏企业将进入前途未卜的困难时期。 【详细】

游戏行业何以至此?资本市场谁又在乎天空是否洁净?

 

行业的发展是否需要牺牲掉行业环境?这是每个行业需要考虑的问题。我从未怀疑过“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句话的意义。柴静在演讲中有一段话让全场观众沉默,她说,她终于明白了雾霾是什么味道,空气中漂浮的就是钱的味道。

其实我并非希望它变的多好,只是希望它不要太糟

游戏行业之所以扩张如此迅速,也而是被利润所吸引。而非为情怀的感召。当游戏成为总值超千亿的产业时,利润的大小将成为厂商是否能生存其中的重要因素。

观之当下,投机也好,低俗营销也罢,无非是占据游戏资本市场的一个手段而已。情怀不过是包装在利润下的一个噱头而已。其实我并非希望它变的多好,而只是希望它不要太糟。

多少人怀着满腔的激情和情怀进入游戏行业,但是在面对巨大利益诱惑面前,还有多少人还记得最初那份真诚。“我生产真的,别人生产假的,明天我就跨了”听起来多么合情合理,游戏厂商同样如此,因为生存大于天。如果没有大量的资金注入研发,那么我不做换皮游戏,明天我就死了。

无疑,游戏行业依然拥有巨大潜力。在逐渐开放的市场下面,还会继续吸引大量资本的进入。我们期待着一个相对公平的市场,正如我们最终还是期待着青山绿水。【详细】

编后:我为什么一定要写这段文字

游戏行业将一直存在,它的健康发展难道不关乎每个人的生活?

每次在夜空中,看到这颗星球孤独旋转,我心中都会有一种难以名状的依恋和亲切,将来有一天我会离开这个世界,但是我的孩子还在其中生活,这个世界就与我有关。

这是柴静在《穹顶之下》结束时候说的一段话,这是她为什么做这次演讲的原因,也是我为什么写这篇文字的初衷。也许有很多人和我一样,在成长路上,和游戏始终为伴。可是不知道从何时起,游戏让我找不到曾经的那种兴奋。也正是因为失去了继续游戏的冲动,从而让我更加理性的看待这个行业所发生的一切。

游戏还在继续,而且会一直继续,所以它的发展更应该稳健而健康。所以我才凝视它,就像我凝视你,所以我才守护它,就像我守护你。【详细】

(文/长乐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