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4日,文化部、工商总局、公安部、工信部联合印发通知,全面放开网吧审批,取消对上网服务场所计算机数量的限制,场所最低营业面积调整为不低于20平方米,计算机单机面积不低于2平方米。网吧是互联网时代的一个缩影,伴随着国内端游市场的繁荣而兴起的全新娱乐方式,不过却因为种种原因走入了迟暮之年,开放的消息对于饱经风雪的网吧行业来说,究竟是利是弊?长期萎靡的市场是否还能重新最初的繁荣?一切都在本期的《游点意思》!

  1. 少年时代的激情在网吧中完全绽放



记忆中的我们,也曾经那么年少轻狂过。

网吧,这两个词对于我们这些拥有80后记忆却出生在90后的一群人来说的确是有特殊感情的。在我的印象中,第一次去网吧的时间是在98、99年左右,那个时候我还是上小学,第一次去网吧玩的游戏早已经不记得了,但是依然还记得那个时候去网吧的费用是和表哥两个人偷偷攒下来的。那个时候去网吧,对于两个小学生来说,是一件特别奢侈的事情!记忆中的画面定格在两个少不经事的男孩用力捶打键盘而后被老板威胁要告诉父母的囧样。

对于网吧最深刻的印象是上初中之后,那也正是国内网吧刚刚兴起的时代,很多家庭作坊式的网吧出现在学校附近,三五台老式“大屁股”就足以让我们这群“网瘾少年”快乐一天。也是这个阶段,《传奇》和《泡泡堂》走进我的生活,为了玩游戏,早餐钱都省下来送网吧,后来同桌姑娘看我实在可怜,每天把自己的酸奶给我喝,可惜那个时候不知道什么叫真爱……

高中之后,去网吧成了我们的休闲方式之一,那个时候,全国的网吧都处于一个蓬勃发展期,遍地开花,在市场经济竞争的压力下,那个时候的网吧,无论是规模还是环境都已经逐渐走向了正轨。每天放学之后,第一件事就是飞奔出去抢机器,每次一抢就是一排,因为兄弟们还在后面呢。高中时期的游戏已经不是《传奇》或者《泡泡堂》了,《天龙八部》、《诛仙》、《跑跑卡丁车》、《征途》等等网游都基本上尝试过,网吧里面全是我们组队呐喊的声音。

那个时候游戏和学习相互交错,好像永远都有用不完的精力,可是渐渐才发现,学习压力的增大,游戏对于我们来说成了负担,曾经在一起玩游戏的人越来越少,网吧也越来越空。

记忆中的欢乐如此简单

记忆中的欢乐如此简单

  1. "蓝极速"事件之后,网吧大批整改导致黑网吧丛生

那些年,网吧的存在是学校和家长的大敌,多少人曾经在网吧被老师和家长逮到之后就是一顿暴揍?游戏巨大的吸引力和不正确的教育方式确实让很多少年在这里迷失。或许社会意识到这个问题的存在,于是加紧了对网吧的控制。2002年,北京“蓝极速”网吧纵火事件依然记忆犹新,25人死亡,多人受伤的惨痛教训让全国网吧进入了一次大规模的整改,《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条例》等相关政策颁布,网吧进入了严格审批的程序,监管部门甚至不再批那些单体网吧的申请。也是这个时候,我看到身边出现了很多相同名字的网吧之后感到无比诧异,原来,网吧也能连锁。连锁网吧的出现,让小型网吧彻底关门倒闭。

"小学生网吧"出现各个角落,安全问题没有根本解决

这些事情对于那个时候的我好像并没有太大的影响,首先是因为和网吧老板很熟,其次就是那个时候泡网吧好像也并未太过疯狂。不过一次次的整改和查封却让所有网吧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没有身份证的人一律不给上网,确实也让我们这些网吧常客遇到了很多麻烦,那个时候甚至想早点高考,这样的话,我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进网吧了。

但是即便监管再严厉,网吧消费市场却依然十分庞大,依然有很多人铤而走险,私人网吧再次出现,这就是我们如今说的“黑网吧”!这些网吧用各种各样的形式存在着,私人家中,卖电脑的地方,大人们打麻将的麻将馆等等,这些披上其他业务外衣的“隐形”网吧其实就存在我们身边。这些网吧没有正规的许可证,存在的安全隐患更多,上网的环境要比以前更恶劣。存在于“灰色地带”的“黑网吧”唯一的好处就是不需要身份证。在这个“黑网吧”丛生的时期,正规的网吧却因为失去了主要的消费群体,整体行业开始下滑。一个省一年百余家网吧倒闭的情况并稀奇。就算没有倒闭的网吧,人也寥寥无几,上座率极低。

黑网吧依然存在

黑网吧依然存在

移动互联网来势汹汹,网吧用户严重缩水

wifi:生活必备食粮

wifi:生活必备“食粮”

网吧的时代一蹶不振,直到现在也难以恢复到之前的辉煌。仔细想想,网吧也许只是那个时代的产物。因为那个时候家庭电脑其实并没有太大的普及,电脑并不是每个家庭必备的产品。即便你家有,你的年纪正是学习阶段,父母也不可能给你玩游戏。另外,那个时候正是国内游戏黄金时期,游戏厂商层出不穷,端游市场正值繁华之时,只有网吧才有条件让你接触如此丰富的游戏。网络腾飞的时代,信息爆炸,在一些并不发达的地区,学校没有条件接触网络,只有在网吧中才能获得新的信息。

而如今,移动网络时代的到来让每个人都可以通过移动网络获得最新的消息,手机成为生活中最重要的工具,随着上网设备的多样性和网络接入的便利,在生活中人们上网的地方并不局限于网吧或者电脑前。而电脑,价格和配置更加符合家用性质,现如今早已成为家家必备的生活用品,这样一来,网吧的用户会越来越少。

移动时代增多的网民数量,却改变人们的上网方式

曾经的我们在网吧玩游戏,而现在端游市场的萎靡让游戏越来越枯燥,游戏越多,玩家越忠于一款游戏,越忠于一款游戏你会发现,身边可以一起游戏的伙伴越来越少,没有人会在网吧中陪你一起释放激情,还不如回家独自打开客户端,在游戏中寻找那些有共同爱好的虚拟网友们。

移动游戏的迸发更将网吧推到了悬崖边缘,我们可以坐在家里,地铁,公交甚至大街上,打开手机就可以和好友一起游戏,气氛越来越淡,却越来越真实。时代的更迭,注定让年少时候的网吧只能深藏于记忆。

开放网吧审批,不过只是为了活跃网络气氛

网吧逐渐走向正轨

网吧逐渐走向正轨

网吧的现状越来越差,转型已经成为网吧唯一的道理,“充50送20,充100送100”的各种活动成为网吧拉人气的必要方式。而等我再回过头想去网吧看看的时候,却发现,身边少了很多网吧,却多了很多网咖,网络会所……那里的环境一个比一个优雅,机器设备一个比一个高端,服务更是一个比一个周到,有的时候安静的像一个办公室,耳边没有嘈杂的喊叫声,偌大空间里回荡的是都是键盘敲击和偶尔蹦出来的几句骂腔。问了一下价格,相比以前贵了不少,但看着这个环境和服务,也觉得物超所值。

我从这样的网吧走出来后,心中却有一点失落。回头看了一下闪烁头顶的巨大标牌,就再也没有走进去过。这样的网吧虽好,却找不到当年的那些我们。

温和的光线配上低吟的音乐,多了什么?又缺了什么?

如今,网吧的审批制度被放宽。取消了对网吧数量和规模的限制,减少了行政对于网吧的干涉,营业场所只要不低于20平方米,计算机单机面积不低于2平方米就可过审。这就意味着单体网吧可以通过审核,或者说,你私人的黑网吧只要不是太黑,也没什么关系。

其实政策的改变意味着对于市场方向的改变,在面对无法控制的黑网吧面前,不如将他们纳入控制范围之内,很多人对于先把繁荣的市场搞成一滩死水,然后再救活的做法表示不理解,其实我到觉得这样并非不合理。

首先,网吧最不可控因素就是未成年人,而当年网吧最多的也就是我们这群家中不给玩游戏或者没有电脑才来网吧的未成年人。现在未成年人可以在家中直接上网,网吧的风险被大大降低。

还有就是网络的教育娱乐这样的大问题,这几年我们可以看到网吧在绞尽脑汁的举办各种娱乐活动,游戏比赛数不胜数。所以网络文化已经成为潮流,既然不能控制,便只能积极引导,网吧数量过少,并不利于网络文化氛围的建立,不如开放市场,让网吧与网吧之间进行市场竞争,优胜劣汰!这样网吧之间自行开展的娱乐活动才会更丰富。这次通知也明确说明鼓励上网场所拓展文化服务,网络游戏,社交休闲,竞技娱乐,棋牌比赛,电子课堂等等。

所以,这次放松对于网吧的审核,其实是为了在可控的范围内让网吧自行开展更多更丰富的网络活动,让市场建立网络娱乐系统。当初是为了控制,而如今是在控制下面开展娱乐活动。一个时代和另一个时代的变化,在字里行间中显露无遗。

网吧在不断适应市场变化,它努力用自己适合的形态生存。

时光已老

时光已老

网吧转型是否还能重获新生?

虽然网吧市场开放是好事,不过对于我们这一代人来说,这样的网吧似乎并不属于我们。当我问自己,网吧的转型是否能重获新生的时候才意识到,我怀念的更是我们年少的记忆,与网吧无关。

新时代的网吧依然有自己的市场,我们经常笑称,如今的网吧是LOL的天下,是LOL救活了网吧。但其实没有LOL,依然会有其他的游戏让网吧存活下去,而网吧也会用自己的方式努力的让自己变得更好。新一代的少年用更加符合这个时代的形象在网吧中成长,他们也会长大,当他们发现网吧中没有人再玩LOL,而都在积极参与网吧中所举办的活动时,他们也会黯然离去。

网咖的出现,让网吧变得更加顺眼,或许以后的网吧更像一个娱乐场所,是电影院,是咖啡厅,是茶楼,是供人休息,工作的地方,就像迪厅与酒吧,酒吧与静吧之间的转换。气氛并非一成不变,而是我们认为的气氛都不在了。我期待在“网吧”中,看到更多的主机、更多移动设备、更多的小型影院……就如同那些在广场舞上寻找欢乐的大妈们,当我们逐渐老去,还能去“网吧”中寻找几个老家伙,一起开黑,一起霸占年轻人的网速。气氛虽然已经不在,但记忆却在那些年我们漫布笑容的双颊中随着红晕泛开。

所以,网吧是否重获新生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因为不能重获新生的,是逝去年华的我们。

(文/长乐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