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杜红超在朋友圈中呼吁:"从sb到草泥马,从苦逼到逼格,从屌丝到屌炸天,以发明和传播这类新网络语言,来彰显个性者,敢在自己家庭的女性中大量使用吗?尊重别人,尊重自己,咱不在微信中使用这样的粗鄙或亚粗鄙词汇好吗?"消息一出,引来众网友集体吐槽!是否应该抵制网络用语再次被推入大家的视线中,但是很明显,网友对于这样的说法并不买账。认为杜老只不过是在刷存在感……

这只是时代的间断性产物,你的智商看不透

人们已经习惯把网络和现实分成两种对立的存在。

网络世界和现实世界在很多人的眼中是完全不同的,在这一点上,很多游戏玩家应该感同身受。随着网络时代爆发,我们每个人都在网络生活和现实生活中来回穿梭,很多时候,我们也分不清就究竟是网络对生活的影响更大,还是生活对网络的影响更大。

网络的无国界,便交流让我们对多元化事物更加容易接受,而且不可否认的是,互联网也催生了一大批的只有在这个时代才会出现的事物,就比如最近又被炒起来的“网络用语”。

我不知道究竟是专家在自刷存在感,还是真的因为他受到了网络用语的伤害,我只知道,所谓“抵制网络用语”是个长久存在的问题,从火星文的出现,到冯小刚大骂“屌丝”,从抵制网络谣言,到现在被再次提出来的抵制“网络用语”,是网络时代发展的过程,如果这一点还看不透,还在这里大谈抵制,最后只会成为一个供人吐槽的笑话而已。

“网络用语”作为在网上和人交流沟通的一种特殊形式,在很多时候出现的意义是在于调侃,玩笑,而并非是恶意攻击。在笔者还在学校的时候,“火星文”风靡一时,那个时候就已经有很多人面对这样的文字感到十分不适应,于是开始呼吁全民抵制火星文。另外,去年冯小刚抵制“屌丝”的微博,也引来了网友们的热议。我们可以看到,抵制网络用语这样的观点,早已经提出来了。

但是网络时代经过了这十几年的蓬勃发展,开始变得越来越成熟,火星文曾经代表的是年轻、叛逆、非主流,如今这个时代已过,火星文在网络世界中早已没有当初的火爆。而所谓“粗鄙网络用语”也不过是这个时代发展出来的情绪宣泄,该消失的总会消失,你何必如此着急?

我们要学会淡定

我们要学会淡定

是网络用语粗鄙还是因为你自觉逼格太高

古时庄公梦蝶,醒来时不只究竟是自己变成了蝴蝶,还是蝴蝶变成了自己。人生恍如一场大梦。作家在潜心创作一部作品时,会让自己的精神世界完全分离成故事中的人物,如果控制不好,很有可能会出现小说和现实错乱的情况。不疯魔,不成活,让艺术变的如此迷人。我们身处网络时代,接触太多新奇的事物,也容易让自己沉迷其中,所以我们很容易理解为什么网络游戏会成为众矢之的。

当在我们一味谴责网络上所有糟粕时,是否真的想过,这些糟粕究竟是从哪来?那些所谓粗俗的用语是从虚拟世界中诞生?还是从现实而来,只是被网络传播了而已?

举个例子,“妈蛋”这个词是从“妈的”演变而来。之所以叫“妈蛋”,其实还是因为“和谐”。而“妈的”这个词,你总不能说是网络用词吧?

“妈的”因为不文明,所以变成“妈蛋”,可你们还是抵制!那究竟变成什么你才不抵制呢?或者说你压根就不想有这样的词存在?

那你说抵制网络语言不如直接说抵制生活中的语言暴力更加彻底!

生活中的语言暴力影响网络,而网络因为有“和谐”,所以会出现各种各样的“替代品”,你去抵制一个“替代品”又能说明什么呢?这其中的逻辑你们好好体会一下。不过专家嘛,除了思维要证明自己和别人不同以外,逼格还要比普通人要高。他们在生活中会不会骂人我们并不知道,但是在网络上,他们一定要装的清纯如玉!

语言暴力不仅存在于网络之中

语言暴力不仅存在于网络之中

市井碎语虽难登大雅之堂 却比附庸风雅来的爽快

江湖碎语怎比庙堂之音

“江湖碎语怎比庙堂之音

语言,往往可以直接表达出人们的情绪,并且中国如此广袤,无论是民族,地方都有自己的语言,表达和宣泄情感的方式更是不同。几乎每个地方都有一两句属于自己地方的特色“脏话”,但很多只是一种情感的表达,无伤大雅,其实这就是市井之语!抵制的意义又在哪?

我们并非出生豪门或者高贵人家,在市井之中难免会听到别人骂脏话,当然也模仿过用脏话骂人。但随着成长,我们都会知道在什么样的场合,不应该说什么样的话。这是教育,而非抵制。所以如果因为网络语言“粗鄙”而害怕教坏小学生,我想这也不全是“网络语言”的错吧。

与其忍气吞声说“没关系”,不如优雅说“操”

虽然很多时候我们都知道这些话会有些恶俗,但并非每个人都是居庙堂之高,每个人习惯用自己的态度生活着,我们必须承认,很多人确实是在网络上面释放自己在现实中的压力,在现实中忍气吞声的说没关系是为了构建和谐社会;而在网上优雅的说一声“操”是为了释放心中不快!该忍的时候就忍,但是总要找个地方发泄一下吧?生活就是这样。

网络语言逐渐变成了市井碎语,用另外一个“俗”的方式来取悦人心,这本来是无可厚非,但是总有人会将它上升到“道德”“教育”的方式,似乎只有用“雅”才能逐步建立我们理想中的“礼仪之邦”,世俗世俗,江湖之中,本就是世俗之地,而那些用哗众取众的言语来获得一时关注虚荣的人,又何必装什么高雅!

粗鄙文化是客观存在 抵制本身不太现实

你敢说这不是正能量?

"你敢说这不是正能量?

我们之所以不喜欢太过粗俗的语言,只是因为汉儒文化对我们影响太过深沉。所以我们更容易接受一个人温文尔雅,彬彬有礼,我们会认为这样的人有教养,是个君子。这本身就是我们的主流文化,但是无论主流文化多么高雅,都会有相对应的粗鄙文化。如同绿叶和红花,没有绿叶,红花再红有谁在意?

既然是客观存在,抵制就成了一句空话

在面对网络粗俗用语的时候更多的态度应该是包容,上面也说过,网络语言更多的时候一种情绪表达,而非真正语言暴力。你可以不喜欢情绪用这样的方式得到宣泄,可以不看,不听,但如果这是人们喜欢的说话方式,就必须选择尊重。如果你在现实中必须要和这样的人打交道,是选择和他刚正面呢?还是尝试接受?

网络用语其实并没有错,错的是他所传播的负能量。如果主流媒体和公众人物在传播正能量时,网络语言如果更能够让大家所接受,也并没有什么不妥。语言作为传播的工具会因时代的变化而变化,只要不是传播反社会,反人类的言语,怎么说话,说什么话,都不是其他人可以去管制的。老一辈的思想、态度和对待事物的价值观和新一代人有出入,这当然可以理解,但在这样的一个历史转折期,一味的恪守传统,用一刀切的手段去解决的问题,这难道不也是粗俗的一种表现吗?

我想唱首歌宽容这一切,嗓子里却发出了奇怪的声音。

生为我辈,却找不到属于自己的发声方式

生为我辈,却找不到属于自己的发声方式

语言是一种权利,而且是最本质的一种权力

“我想唱首歌宽容这一切,嗓子里却发出了奇怪的声音。”这是崔健有首歌里面提到的,我觉得用在结尾比较合适。是语言构建了人的本质。从古道到今,从无到有,从少到多,如同江河湖水最终汇聚到我们的文明系统中,成为大海。我们去伪存真,最终保留的都是中华文明留下来的精华,语言如此丰富,让我们对待同一个事物,有了不同的表达方式,可为什么我们想要去表达一种情感的时候却总是显得那么局促?这就好像忽然有人端着摄像机,拿着 话筒,冲过来问你:“你幸福吗?”你却不知道应该怎么样去回答。而此时最让人舒服的答案好像就应该是:“我不姓福!”

很多时候我们在刻意的接受一些网络用语的时候,就是因为这就是我想表达的意思,而不通过这样的方式表达,就感觉自己并非在说人话。

上学时,领导听课,老师会当着全班同学面前提前演练第二天的课程,看新闻的时候,受访者说的都是编导准备好的稿子。语言从表达变成了表演。我们长时间选择了沉默,而最终却找不到属于自己正确发声的方式。生为我辈,这也是一种悲哀。

(文/长乐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