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线十年 飞段:当梦想照进现实

图片来源:互联网

2009——2018,这是穿越火线的十年,也是很多人的十年。 十年前,他们工作,他们生活,他们将故事汇聚在一起,推动穿越火线走到今天。 十年后,穿越火线的故事四散开来,成为他们记忆中的点滴。 我们采访他们,讲述穿越火线这十年。

一个普通玩家的经历大抵没有这么复杂,我们今天的主角亦是如此。

提到他的ID,可能更多人会想起火影忍者里那个拥有不死之力的话痨。

他曾被称为“网通第一瞬”,他在全明星周末上的那一枪惊为天人。

他叫刘帅君,但别人更喜欢叫他飞段。

那么,飞段会如何看待自己过去伴随着穿越火线一同经历的这些日子呢?

次巧合 一次机遇

飞段第一次接触穿越火线是在2011年,每个人的少年时光几乎都是这么一种状态:有大把的时间挥霍,腰包里却没多少钱。飞段和他的小伙伴们自然将青春放在了网吧,在百无聊赖翻着游戏列表时,他们发现了这个刚公测不久的新游戏。

在玩CS的时候飞段最喜欢的武器就是AWP,于是在穿越火线中自然也选择狙击作为主力武器。

虽然有过射击游戏的经验,但刚接触穿越火线的飞段依然是菜鸟一枚,每天只是打打守望之城和个人竞技,当然飞段是被虐的那一个。

极强的胜负欲让飞段讨厌输掉的比赛感觉,如果输掉的话,他会努力地再次发起挑战,直到胜利为止。

游戏中有一种玩法叫“对角狙”,这时候的飞段只会傻傻的开镜找人,结果自然是被对手虐个稀烂。那次的惨败让飞段开始认真研究起穿越火线,开始了解瞬狙的打法。在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沉浸其中。这是飞段接触电竞的开端,强烈的求胜欲望抵消了向上攀升时所产生的的挫败感。

如今谈及当时练习瞬狙的经历,飞段轻描淡写得回答:“历练的过程,其实无非是坚持。无论什么事情都要有一个坚持的信念,不服输的信念。也是因为年轻的原因,我当初的目标没有这么远大,没有想着瞬狙会有比赛,一心就是打败所有玩瞬的人,证明自己的实力,证明自己的技术,每天给自己定一个目标,给自己一个标准,才能不断的进步。”

当然,现在的我们可以肆意畅想,如果在那场对局中飞段没有败得那么惨,也许这个世界上就少了一个“狙神”,多了一个普通玩家。

经过3个月的日夜努力,飞段的瞬狙技术突飞猛进,在北京四区受到了绝大部分玩家的认可,开始有战队邀请飞段加入。

飞段并不满足于此,继续苦心钻研瞬狙技术,最后全网通的玩家都知道了这个瞬狙大神。飞段花了整整7个月的时间。

时间来到2013年,这时候在线视频媒体成为互联网的新宠儿,爱拍上聚集了一大批穿越火线UP主,瞬狙以其华丽的击杀,被越来越多的玩家追捧。瞬狙终于由少部分人的“自嗨”变成了主流技巧,穿越火线的瞬狙时代正式到来。

飞段也顺应时代的发展加入了爱拍,很快飞段就发展成为“爱拍红人”(该网站知名UP主),并有着“网通第一瞬”的称号。

一个普通游戏玩家开始走向公众视野,成为了万众瞩目的民间大神。

52PK:向大家介绍一下自己吧,为什么把自己的ID取名为飞段?

飞段:因为当时比较喜欢看“火影忍者”这部动漫。虽然“飞段”并不是主角.但是他逗比的风格和拥有“不死之身”让我比较喜欢。所以起名“飞段”。

52PK:是什么动力让你一直坚持瞬狙?

飞段:因为打瞬狙比较上瘾,而且很受大家所喜欢,可以秀操作,离非常远的距离一击必杀。

52PK:有没有想过放弃?

飞段:中间有想过放弃,但坚持了下去,因为我想着是想改变整个瞬界,让他加知道瞬的玩法,瞬狙有自己的舞台是我的梦想。

暂职业路

随着技术的不断提高,飞段决定在赛场上锻炼自己。第一次参加的比赛是17173举办的线上狙击争霸赛。飞段在恩妮明星队中表现得相当亮眼,队伍一路过关斩将,在八强赛上他们面对马哲率领的日照路虎。

那场比赛,飞段赢的并不轻松。日照路虎开局就打出10:3的悬殊比分,不过恩妮明星很快稳住阵脚开始追分,之后双方比分持续上升,没有哪一方能够迅速的抛开对手。关键时刻飞段依靠极端的箱子技巧和中路战术打出一波小高潮成功反超比分,此后日照路虎再没有反超过比分,飞段所在的恩妮明星队以3分优势险胜日照路虎。

虽然只是一个线上赛,但这也是飞段人生中参加的第一个正规的比赛。在采访中飞段提到这里依然难掩兴奋之情。

正所谓人红是非多,当标榜技术的玩家从幕后走到台前自然会引来是否使用外挂的猜测。正值当时飞段与老街的纠纷弄得漫天节奏。为了证明自己没有使用外挂,飞段决定参加TPW狙神争霸赛。

比赛的结果如同与其的一样,飞段所在的“一代宗师”战队获得了狙击组电信网通的总冠军,也因此拿到了CFPL S4全明星周末的门票。

面对外界的质疑,与其做着无意义的争辩,不如用成绩证明自己更为直接。顺带一提,老街的账号最终被官方封停。

CFPL是穿越火线在国内的最高规格联赛,历经4届的发展,这项赛事也逐渐走向成熟。全明星周末则是衔接常规赛与季后赛中间的娱乐环节。

全明星赛上这一枪惊为天人

在狙神争霸赛“急速反应”中,在诸多职业选手采用预瞄的方式进行击杀时,飞段用惊为天人的瞬狙引来全场欢呼,更是被主持人调侃为“青岛第一瞬”。此后,有更多玩家开始知晓飞段。

此后飞段更多的出现在CF职业舞台上,CFPL S5全明星周末、腾讯嘉年华狙神争霸赛、CFPL S10全明星周末。在屏幕前虽然只有短短几个镜头,但飞段的惊艳发挥让越来越多的人记住了这个腼腆的大男孩。

不少人有很疑惑,以飞段的水平为什么不打职业而是游走在赛场的边缘,飞段的回答有些随性:“比起严肃的比赛我更喜欢瞬狙,自己也不太喜欢被约束的感觉,职业选手可是非常辛苦的。”

52PK:第一次打线下比赛是什么时候,当时是什么心情?

飞段:和很多人不一样,我第一次参加的线下比赛就是CFPL全明星赛,直接到最高舞台并且是明星表演赛,当时心里异常紧张。在那个时候第一个交流最多的是70KG,零哥属于前辈,跟我说了自己很多的心得。

52PK:在打比赛的时候有没有遗憾的时刻?

飞段:遗憾的话应该是腾讯嘉年华的狙神争霸赛上,因为也是属于表演赛,并且官方写的是史上最强狙神争霸赛。在决赛的时候对战年鹏有翻盘的机会,我却没有把握住,不过拿了亚军心里也很开心了。

52PK:说说给你留下印象最深的选手吧!

飞段:与其说印象最深选手倒不如说队伍吧!因为我比较对最早的俱乐部感兴趣,而第一次现场看比赛就是辽宁倾城vs东迦精英,当时正好在北京。70kg的队伍与白鲨队伍的对决非常精彩,对第一次看现场比赛的我很震撼。

52PK:那么,让你印象最深刻的一场比赛是什么?

飞段:印象最深的比赛也是腾讯嘉年华的比赛,因为距离获得“狙神”的称号就差一步。当然我也扛不住这个称号,因为“狙神”是属于那些职业玩家的。如果是“瞬狙神”的称号我还是比较喜欢的,哈哈。

声:迷茫和坚持

十年前,飞段是一个普通玩家,仅凭自己的喜好接触到狙击,因为不服气被虐而开始研究瞬狙。

十年后,飞段成为一名主播,向越来越多的观众展现瞬狙的魅力。

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开始对未来迷茫,但依然会坚持,如同少年时那样。

除了做主播,飞段还经常参与官方的活动

52PK:对于你来说,这十年时光是漫长还是短暂?

飞段:感觉发生了很多的事情,包括学习解说,参加比赛等等,在直播行业兴起之后感觉快了很多。

52PK:十年里,你最怀念的一段时光是什么?

飞段:最怀念的时光是瞬狙争霸赛的时候.和在线下赛场上战斗的时候。

52PK:说说十年里让你获得最大成就感的一次经历。

飞段:在瞬狙比较火的时候因为一场对决直播间人气非常高,导致整个平台所有主播网页卡顿,哈哈!还有就是身为瞬狙选手的我,在S4赛季枪王排位赛全服务器唯一一个枪王之王。

52PK:当直播行业兴起的时候,你从普通玩家变成了游戏主播,在转型的过程中有没有不适应?

飞段:因为我刚开直播的时候特别早,人气几百人就是全平台最高的了,没有多紧张,相当于很多人在观战吧。

52PK:如何看待游戏主播这个职业的?

飞段:游戏主播很累,开摄像头直播还要注意自己的形象,不光直播的时间练,下播的时候也要训练。当然我是比较懒的,下播了就休息了,直播7小时够累了。

52PK:在直播中有没有遇到什么趣事?

飞段:直播的趣事往往是和熟人在一起娱乐,感觉每一天都会有搞笑的事情发生。

52PK:无论是当初打职业还是现在做主播,家人的态度是怎样的?

飞段:家人最早的时候认为我是不务正业,不管我。后来当我拿到第一个冠军的时候就对我改变了态度了。现在大多数的家庭应该也是比较反对的,从玩游戏到拿到荣誉是非常漫长的时间,这期间首先要处理好家里的事情。

52PK:十年里,电竞行业给你带来的惊喜是什么?

飞段:我的观众和粉丝成就了我的现在。

52PK:有没有想过离开穿越火线这个圈子?

飞段:说实话我现在年龄也不小了,马上要面临结婚的问题,不过我会一直坚持下去。

52PK:那么你如何计划你接下来的十年?

飞段:不知道以后的发展会变得怎么样,只能先做现在再做以后。以后就做幕后吧,现在其实已经在为以后想了,组建了“MG”公会,开始往大方向发展。

52PK:你希望未来穿越火线会有何改变?

飞段:如果枪王排位赛有线下比赛的名额还是比较有趣的。

52PK:如果有一天你离开,你觉得自己给行业留下的是什么?

飞段:现在后起的很多瞬狙玩家很多,也很出色。如果提到瞬狙,大家能想起在很久以前有一个叫飞段的玩家,我就知足了。


更多新闻敬请下载掌上穿越火线APP

已有0人点赞

畅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