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线十年 代跃强:“我相信,会继续坚守在赛场”

图片来源:互联网

2009——2018,这是穿越火线的十年,也是很多人的十年。 十年前,他们工作,他们生活,他们将故事汇聚在一起,推动穿越火线走到今天。 十年后,穿越火线的故事四散开来,成为他们记忆中的点滴。 我们采访他们,讲述穿越火线这十年。

相信不管是CFPL的老观众,还是《穿越火线》的老玩家,提到“18”肯定不会陌生,这不仅仅代表一个数字,更代表着一个老兵。

从踏足职业的那一刻,18就在电竞圈内摸爬滚打。从默默无闻的网吧队辗转来到日照陆虎,再到后来的雪域电竞、iG、EP、VG、SV。虽然队伍换了一个又一个,但始终没有离开过赛场。

2011年,作为队伍最年轻的选手,18接过AK教父best的枪出征,伴随日照陆虎拿下TGC冠军杯全国冠军。

2018年,师父马哲退居幕后,作为新队长,18开始肩负起队伍的重任,捍卫SV的冠军王朝。

这位十年老兵会如何看待自己与穿越火线共同经历的那些日子呢?

弃高考,踏足职业

2008年末,穿越火线公测不久,沉迷网游的18在朋友的推荐下接触到了这款游戏。刚开始18的水平不高,朋友们都嫌他菜,他只好独自练习,没想到后来越来越强,朋友们反而纷纷回来抱大腿。

就这样玩了一年的时间,18心里萌生出打职业的念头。此时百城联赛在全国如火如荼的进行中,由于家乡并没有百城,恰好几个黑龙江的朋友盛情邀请18参赛,经过短暂的思考,18做出了足以改变人生轨迹的决定:放弃高考,尝试职业。就这样,在高考的前夜,18坐上了开往哈尔滨的火车。

百城联赛是18第一次接触的线下赛事。30多支战队,200多个人聚集在一个网吧里打比赛,这样的场面至今仍然让18难以忘怀。

百城联赛对于所有队伍来说,不仅是技术的考验,更是毅力的比拼。从初赛打到名额赛,再到周赛、月赛,期间的所有开销全部要自理。为了节省经费,18与队友挤在10块钱一夜的小旅馆中。夏日炎炎,没有洗澡的地方,就在公共洗漱的地方把毛巾打湿擦身体。四个成年人挤一张单人床,两天饿肚子。

随着18与几名队友在哈尔滨慢慢打出名气,开始有网吧赞助他们免费上网,经费问题终于得到缓解。

在当时黑龙江赛区在全国算是死亡赛区,有着诸如雪域电竞这样的强队,为了避开他们,18一行人决定到外省参赛。由于对赛制的不了解,5个外省人无法报名,此时再返回黑龙江参加省赛也赶不上,队伍就在来回的奔波中支离破碎,18的第一次职业之旅结束的如此突然。

18职业生涯早期为数不多的照片

18职业生涯早期为数不多的照片

队伍解散后18不甘心就这样回到家里,继续在外奔波。期间先后接到了不少队伍的邀请,在西安的队伍中甚至有花花和李思楠的这样的强力选手。此时CF的职业圈正在狂野发展,私人资本的进入让不少土豪老板在各大战队中肆意挖人。在老板们一掷千金的人才掠夺下,队伍再次解散。

不知不觉要到了春节,对于18而言,这半年只能用一事无成来总结。为了不让家里人担心,18只能接起了代打的活,什么退服赛,战队赛来者不拒,只要给钱就行。就这样攒了几千块钱,18坐了七十几个小时的火车硬座,灰溜溜的回到了家。

每一年都会有许多自诩实力不俗的年轻人希望成为光鲜亮丽的职业选手。他们加入一支不知名的网吧队伍,接着去打百城联赛,接着从省赛到全国总决赛。这群数目庞大的队员和从业者构成了中国穿越火线行业的底座,18曾经就是他们中的一员。

52PK:如何定义自己职业选手的身份?

18:我觉得这是一种工作,你不努力,就会被淘汰,这可能也是我这么多年都有个不错的状态的原因吧,认真对待自己的工作。

52PK:谈谈这十年来比赛有何改变?

18:赛制越来越完善,奖金越来越丰厚,赞助越来越稳定。

52PK:家人对你打职业有什么看法,十年来家人的态度有没有变化?

18:起初的几年,赚不到钱,家里人根本不理解电竞,以为就是单纯的玩游戏,玩物丧志吧。后来比赛越来越广泛,我也让家人看直播比赛之类的,他们开始慢慢了解了电竞这个行业,从当初的不了解到现在的完全支持。

52PK:第一次比赛当时的心情是怎样的?

18:第一次线下比赛应该是09年末,当时的比赛地图是沙漠TD、爆破和巷战,就是俗称的百三。当时我是怎么进的中房,紧张的都不知道……

识马哲

时间来到2011年,18再度回到哈尔滨,与最初的队友重新组建了战队,带着之前一起没完成的梦想又重新起航。这次他们一路披荆斩棘,打到了全国四强。拿到了奖金,18想着的不是去庆祝一番,而是还清各种外债。

就在一切开始向好的方向发展时,几名队友纷纷选择退役,队伍又又又一次解散。此时的18还不知道,自己的职业道路将翻开崭新的一页。

在春季赛结束的3个月后,18像往常一样在网吧练枪,右下角的QQ突然闪了几下。“你好,我是马哲,日照陆虎的队长,有兴趣加入我们吗?”就这样,18和马哲从此结缘。

“第一次见到18的时候他就像个小弟弟,不爱说话,看起来挺乖的,就收他当了徒弟。”十年后,马哲这样回忆与18见面的场景。

18如此戏剧性的加入了日照陆虎,跟着四个全国冠军的队友一起训练这让他既紧张又兴奋。

随着AK教父best的退居幕后,18作为队伍中最年轻的选手征战TGC冠军杯,拿到了人生第一个名义上的全国冠军。

之后CFPL职业联赛正式举办,日照陆虎一路杀进决赛,最终却不敌东珈精鹰,遗憾的只拿到亚军。S1之后,又是由于赞助问题,队伍面临解散的危机。

之后雪域电竞的老板接手队伍,18与马哲、4mE、Nice和再度复出的Best重组队伍,进军新赛季。

新队伍首次亮相就获得微星杯的冠军,在CFPL S2的比赛中,雪域电竞凭借稳定的发挥进入决赛。面对强敌AG迅游时空,在1:2落后的情况下顽强逆转,以3:2的总比分逆转对手,最终拿下冠军。国际赛程上,雪域电竞夺得WCG2012世界冠军。18在职业生涯中迎来了第一次大满贯。

“膨胀”几乎是每个职业选手必经的阶段,尤其是取得过一些成绩的选手,18也不例外。2012年后,IG整体收购雪域电竞。CFPL S3赛季,IG抱着"吃老本"的心态来参赛,他们没有了上赛季的努力备战,除了训练都各自忙碌自己的东西,最终导致了本次比赛18和他的队伍被挡在了决赛大门外。

“我们的王朝落幕了。”采访中18回忆起当时的经历依然是满脸的遗憾。

在这之后IG将队伍卖给EP俱乐部,老将Nice选择了单飞。来到EP之后,18痛定思痛决定重新来过,当时AG已经成为穿越火线职业赛场上的绝对王者,在CFS S2总决赛上EP.IG在先拿到赛点的情况下惨遭逆转痛失冠军,之后的S5、S6、S7赛季,EP总是与冠军无缘。18注定只能成为冠军身后的陪衬。

52PK:在十年中,哪段时间最有成就感?最怀念哪段时光?

18:最有成就感的是2012年,雪域王朝的那一年吧。

记得CFS S2的时候,我们遗憾的获得了亚军,然后面临解散,大家在一起抱头痛哭,当时是选手庆功晚宴,所有的国外队伍看到我们抱在一起痛苦,一起全场喊着IG、IG、IG。最怀念的也是雪域 IG 时期的时光。

52PK:那么有没有最遗憾的时刻?

18:遗憾的时刻有太多了……最遗憾的应该就是CFS S2。本想以雪域电竞五人组,打最后一场比赛,可是少一个队员。

52PK:你是怎么看待和马哲之间的这段师徒感情的?

18:他在我心里就是好哥哥,对我特别照顾,我俩认识在一起也7年了,我俩眼神就可以做到沟通。怎么说呢,出门在外遇到一个这样照顾自己的好大哥,真的是很幸运的。职业圈里面也有很多对师徒,但是我敢保证没有任何一对可以跟我俩比的。

场上的第二春

S8开赛前夕,国内电竞豪门VG俱乐部宣布组建一支属于自己的穿越火线职业队伍,恰逢师父马哲准备复出,时隔多年,师徒二人终于再次携手征战赛场。

CFPL S8对于18来说是一次考验,马哲和4mE两个人久疏战阵,其他队友都还年轻。整个赛季小组赛的比赛,VG始终在进行阵容上的变动,每一个选手都获得了登场亮相的机会,VG俱乐部最终位列AG之后获得常规赛的亚军。

总决赛上面对当时如日中天的AG战队,双方苦战5局终于惊险获胜,经历了多年的沉寂,18终于再度捧起冠军奖杯。

之后的故事大家已经非常熟悉了,从VG到SV,他们始终包揽穿越火线所有大赛的冠军。

S12赛季,马哲选择退居幕后,18再次迎来新的考验,他能否像师父那样率领队伍守住冠军荣耀?

52PK:现在的新选手的生活及训练条件,和你当初相比有什么变化?

18:额,这个有点扎心。最起码的,他们不需要担心吃不上饭,不需要担心赞助跑路,不需要担心被骗,不需要几个大男人睡一张单人床……我当时可是都经历过的。

52PK:聊聊你的女朋友吧,和所爱的人有共同的热爱的职业是怎样的感觉?

18:我的女朋友怎么说呢,可能其他的情侣在一起是互补,我们两个在一起,就跟双胞胎一样,太像了,比如说三观啊,遇到事情的反应等等。不知不觉我们两个已经在一起一年多了, 时间觉得过的很快,但是感情方面是越来越好。和她在一起我很舒服,我讨厌的事情,她基本都不会做,而且我们也特别像嘛,喜欢的不喜欢的事物都差不多,我们就很容易沟通。

如年少模样

从普通玩家到职业选手,18经历了绝大多数人无从体验的生活。不光是成绩,还有跟队友之间的羁绊和对未来的憧憬。

“还记得当初那股追求梦的悸动,感动仍存心中是个永远不灭的梦”18这样概括自己的十年。

52PK:考虑过离开穿越火线这个圈子吗?

18:考虑过,但是觉得不太现实了,青春都托付在这里,其他的也什么适合自己的了。

52PK:你希望未来穿越火线会有何改变?

18:希望联赛赛制更合理一些,出一些对赛制上更加合理的道具。

52PK:如果有一天要离开,你希望给行业留下点什么?

18:一份坚持的心。


更多新闻敬请下载掌上穿越火线APP

已有0人点赞

畅言评论